歡迎光臨

請各位看倌自己找位置坐
若是發現誤植之處請不吝提出
歡迎各種形式的合作交流
請寄nor.chen@gmail.com

2011年4月23日 星期六

是該臺灣的爆竹業轉型的時刻了

       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台灣的爆竹業,我想「富貴險中求」是最貼切的形容詞吧,從近十年來的爆竹業的公安意外來看,其中不只有炸過數次的地下爆竹工廠,也有合法的業者發生死傷慘重的意外,這種不爆則已,一爆驚人的情況,堪稱是「沒有殺氣的軍火庫」。


        由於民俗文化使然,爆竹的市場一直很大,尤其是台南鹽水鋒砲、台東炸寒單的活動,爆竹的使用量是很龐大的。若塵認為這類民俗活動是一種地方文化傳承,也是地方觀光動力的來源,不可輕易停止,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們應該從爆竹業的產業升級著手。

        若塵曾經從一本商業書(你的企業,我的事業)中看到一段形容大陸爆竹工廠的規模描述,大陸一些爆竹工廠並不是用工廠的形式,而是在一片廣大的土地上,遍佈大量的工作間,每一間之間都有一定的距離,萬一其中有一間出了意外,也不會把整個「爆竹工廠」全部炸毀。這樣的方式雖然是很直覺式的思考,但是臺灣的爆竹業有這樣的思考嗎?或許有,或許是若塵資訊不足,但目前發生意外的爆竹廠,不都是集中式的製造方式嗎?

        若塵13年前有一次參加在英國Greenwich山丘上的一個煙火晚會,這個活動已經宣導整整兩周了,所以我一直很期待那次的盛會。晚會現在聚集的人數聽說有五萬多人,煙火秀在泰悟士河上施放,但是整個過程卻只有20分鐘,就我個人的經驗,規模可能比不上我們臺灣地區性的廟會,但是參與的英國人卻意猶未盡,這不禁讓我覺得臺灣的煙火業真是先進啊。

        當然煙火與爆竹是不是應該混為一談是另外一個議題,但是臺灣對於爆竹的熟稔程度應該是相當高的,但是為何這類的意外仍層出不窮,猶記得最近一次意外還是在四月初發生在桃園觀音鄉,這次間隔這麼近,若塵以為這不是政府單方面的管理問題,我真的想問爆竹業者一句話,如果爆竹利益之龐大讓你們寧願險中求富貴,為何不把賺來的錢好好的想辦法保住你們的生命財產?就算不為鄰里著想,也應該替你們的家庭多思考一些,不是嗎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